少妇被粗大的猛进出69影院,永久免费AV无码网站YY,CHINESE国产HD中国熟女

    <thead id="t77ng"></thead>

      <i id="t77ng"><span id="t77ng"><listing id="t77ng"></listing></span></i>
      <delect id="t77ng"></delect>

        重慶華電翻譯有限公司

        中文網站|English

        • 渝北區證件翻譯

          100%人工翻譯

        • 九龍坡區哪家證件翻譯便宜

          貼心服務

        • 九龍坡區論文翻譯

          專業團隊

        • 渝北區同聲翻譯

          嚴格保密

        公司新聞行業新聞

        行業新聞

        有語言優勢的混血兒為啥很少做口譯同傳?
        發表人:時間:2016-03-10瀏覽量:

         

        有語言優勢的混血兒為啥很少做口譯同傳?

        10-32-14-36-187471.jpg

         

         

        混血兒由于家庭語言環境的原因,較早開始接觸與應用至少兩門語言,那么是否證明他們在口譯能力上的天賦就高于普通人呢?如果是,為什么同傳口譯這一領域沒有出現大批混血兒呢?

         

        知乎上的混血兒來多說幾句。

         

        我是中俄混血,出生在中國,幼兒園時就學了英語,現在定居在美國,中俄英三種語言隨意切換。其實我父母根本就沒有專門教過我俄語,我就是聽會的?,F在老公和我都是工作語言是英語,回家有時英文有時中文。每周我倆會看好幾場球賽,俄語解說。老公不懂俄語,看俄語臺只因為受不了中文和英文解說,他認為中文解說腦殘無藥醫,而英文解說往往有偏向性。英國主流電視臺的解說沒有偏向我們的主隊的,他想耳根清凈,寧可聽不懂也不想聽那些奚落自己主隊的言論。正好俄語我是聽得懂的,但一般也不會翻譯給他聽(我們都是高階球迷了,對球賽和球員的熟悉不比解說員差多少,大部分時候根本不需要依靠解說來了解發生了什么事),聽到好玩的解說我會用英語或中文分享給他聽。

         

        1)是否復雜的語言環境(小蘿莉除了中文和德語,學校還在教英語)削弱了對語言文字的深層理解能力,很多 ABC 雖然會說中文,但文學素養并不好,對中國傳統文化內核理解弱,是否就是同樣的原因?

         

        答:這個原因是有的?;煅蛏倌陼r移民的人,往往只對其中一種文化理解得稍深,更可能哪一種都理解得不深。我幼時是按國學啟蒙那套來學習中文的,會作格律詩,會寫毛筆字,熟讀紅樓夢,但是我只是在文學審美的層面算是“文學素養好”,文學素養好并不保證對中國文化內核能理解。比如我對“中國人接不接受道歉”這個問題就困惑至今,有人對我說中國人不接受道歉,只能一開始就不要得罪人,得罪人以后道歉是沒用的;有人對我說中國人把道歉看得特別重,即使得罪人非常嚴重,只要非常誠懇道歉給足面子,都可以獲得原諒甚至成為很好的朋友……我完全無所適從。

         

        而我與在美國科技行業工作的年輕中國朋友就完全不用考慮這些問題,雖然基本上用中文交流,但我們思維方式都是美國的,或者說是“世界公民”的,不是典型中國的,如果我們道歉或接受道歉,是按照美國的方式。英語里也有一些意思上需要琢磨的話語,比如有人說 Your proposal is very well written 是在敷衍還是真心稱贊呢,有時候即使結合 context 也覺得很難揣摩。但是西文里什么是“語氣很重”還是很好判斷的。我經常對中文里一句話是理解成“讓你這樣”還是“也沒叫你真這樣,就這么一說”犯難,對是真的推掉了還是“他嘴上推讓,其實沒真拒絕,就是想讓你繼續塞給他”完全搞不清狀況,自己都還在琢磨,怎么翻譯呢?

         

        另外一個重要問題是 connotation(意義)的庫存完全不一樣。比如,如果說某話有政治的 connotation,典型中國人全都心領神會,我雖然中文完全沒問題,但是上學時沒有上過中國政治課,根本想不到這個 connotation。

         

        2)其他能力限制。在語言以外,綜合聽力、瞬時記憶、甚至筆記法(盡管可以通過訓練習得)能力并不突出,因此在綜合層面上,混血兒口譯員的優勢并不突出?

         

        答:在你說的這幾個方面,混血兒雖然沒有優勢,至少是沒有劣勢的,而語言上的優勢是壓倒的。中國訓練出來的專業翻譯,就算已經是老鳥,畢竟英語不是母語,聽英語仍會比聽中文要難(題主是翻譯專業,可以自己回想一下,自己或自己的翻譯老師達到聽英語和聽中文一樣自如沒有?),因為那畢竟還是“外語”。而對混血兒,不是在聽外語,兩方都是母語,聽起來都是一樣無摩擦。他們做同傳不是“聽譯”過程,而是把那意思再用另外一種語言表述一遍。由于兩種都算母語,所以其實就像有一個時間差地跟在后面釋義。

         

        之所以混血小蘿莉小小年紀同傳的準確和流暢度已經達到讓題主吃驚的地步,因為她不是費腦在“聽譯”而是在 paraphrase(釋義),paraphrase 只要沒有太多表述上的額外要求,只是要求換個詞,能有多難?當然,他們的 paraphrase 往往只是漫不經心的,質量也不會很高,但是只要少量的專業訓練,教他們以職業標準逐句對譯不可偷工減料,他們就可以省下聽譯的腦力,集中做記憶、筆記。綜合下來,翻譯能力相對本土翻譯人士仍然有壓倒性優勢。

         

        混血兒從事翻譯工作的障礙,不是能力問題,而是心理——我們心理上是抵觸“翻譯”這種行為的。在本土翻譯人士看來,翻譯是一項很高級別的腦力勞動,甚至帶有一定創造性,翻譯得很好的話自己很有成就感。但希望題主設身處地地想象“兩種語言都是隨著呼吸進出的東西”的感覺——混血兒從小就有不止一個語言系統,不需要翻譯,也就不會產生創造性勞動的成就感,只會覺得“一樣話說兩遍煩不煩”!

         

        ——當然,有人會反駁說,不是一模一樣說兩遍啊,有時譯得有創造性,而且平時我們也會主動把有一些重要的話用不同的方式表達再 paraphrase(釋義)一遍來強調、加深聽者的印象,怎么能說是簡單地話說兩遍呢?但是請注意,平時我們愛說哪句話,哪怕說一百遍,用一百種方式 paraphrase,那都是我們自愿。做了翻譯這行,每天聽到的說出的有趣的沒趣的統統都是兩遍。不好玩!很不好玩!

         

        ——有人說,干哪行沒有點限制,沒有點行業標準,難道其它行業就能隨心所欲說話了嗎?是的。但是,同樣是不好玩,忍受美國的 IT 業每天抓 bug 的不好玩、金融業每天跑模型的不好玩、律師每天……的不好玩、醫生每天……的不好玩,好像收入更高!為什么一定要忍受每天都在 paraphrase(釋義)的不好玩?

         

        ——有人說,為什么 paraphrase(釋義)不可以成為混血兒的一種樂趣呢?任何工作都有職業倫理約束,做到一定程度多少都會有些枯燥。是的。但是相信即使喜歡外語的同傳,也大概會有時覺得枯燥的。就像做 IT、金融,也都很枯燥的。但中國本土的外語專業學生很多自己喜歡外語,想到工作本身可以提高外語,對偶爾的枯燥的忍受度會提高很多??墒腔煅獌簺]有提高外語這種愛好與目標,寧愿去做 IT、金融,雖然也常常是按照別人的意思來干活,但口譯這種嚴格把別人說過的話再說一遍的,想提高外語的人會想到“我這是在練習外語”而忍受,甚至充滿樂趣,混血兒又不用提高外語,就會覺得抓狂了。

         

        有的中國學生把一句話中英各寫一遍,會認為寫的是兩句話,兩種樂趣,很有意思。但對兩種語言一視同仁的混血兒,會認為一模一樣寫了兩遍,因為兩種語言對他們都是一樣的。

         

        我小時候,我父母有時候會不記得他們剛剛說過的話是中文還是俄語,會問我“寶貝,爸爸媽媽剛才說的是中文還是俄語?”。這倒正常,有時候人會說“我剛說什么來著”,會不記得說話內容,自然也可以不記得說話用的哪種語言。但父母只是偶爾會一時忘了剛才在說哪種語言,很難“不知道自己正在說哪種語言”(說“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么”的人,是指意思凌亂、說話沒頭緒、不知道自己最終想要表達什么,或者不確定現在說的話是不是在正確的道上,并非真的不知道現在自己在說的是什么),因為他們畢竟視兩種語言有別,不管第二語言已經多么融入生活,畢竟不是母語。但是我一開始就是兩種語言,有時就會出現說了半天,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說哪國語言的時候。

         

        當然,對只懂中俄任何一種語言的外人,我當然會視對象選擇正確的語言。有時候一時腦抽,沒能設定正確,開口就是不對的語言,對方皺眉了、開口了,我就會把語言調正確。但是我在家時因為全家都是中俄皆會,我說什么話都聽得懂,父母之間說話也是有時俄語有時又變了中文的,所以我有時候會有點糊涂地問:“我現在說的是中文?”

         

        媽媽說:“你問的是你剛才在說什么吧?總不可能你問的時候還不知道是用中文還是用俄語問的吧?”

        我說:“我的確是在問剛才……但是是用什么語言問的,我也不確定……我現在說的這句是中文嗎?”

        媽媽問:“是……你正在說的話,不知道是什么語言?”

        我說:“一般來說不知道。你要是把我說的重復一遍,我就知道了。”

        媽媽問:“為什么會這樣?”

        我:“我覺得用什么語言都是一樣的。”

         

        把翻譯當成一種過程,一種藝術的前提是:在譯者心目中,兩種語言是被不同對待的,才會從一個轉換到另一個。我對中文俄語“都是一樣的”的感覺,損害了我從事翻譯工作的動力。我認為翻譯是很奇怪的事情!

         

        我會有興趣那些不是“一模一樣”的字幕。熱門海外劇都有中文字幕版本下載。“網絡字幕組”是有想法的一群人,他們經常不按照專業標準來聽譯,而是大意聽懂之后用網絡用語自由發揮來轉述,甚至已經不能算是 paraphrase 了,因為自由發揮的部分經常完全超出了原臺詞,特別出彩!所以我會看中文字幕版,并非因聽不懂,而是覺得字幕是技藝高超的再創造,我是把字幕和原聲臺詞當作兩種不同的文本來對待,有時會看兩遍,第一遍主要聽原聲、看畫面,第二遍盯著中文字幕看。不嚴格聽譯、自由發揮的字幕組討我喜歡,那么嚴格對譯的翻譯、同傳自然不對我胃口了。

         

        我也曾經應別人要求隨口幫人翻譯,人家要求我“翻譯”,其實我根本沒有嚴格翻譯。如我曾在國外的機場幫助辦改簽的中國夫婦,他們請求讓我做翻譯,我是答應了“做翻譯”,實際卻充當的是代理人的角色,我先聽他們描述情況,給出我的看法和建議,聽取他們對解決辦法的偏好,與他們商量達成一致后,我代表他們去與柜臺溝通,然后把柜臺給的說法擇有意義的部分說給他們聽。我認為這比由他們與柜臺面對面溝通,由我翻譯要好得多,我懶得去逐句譯,溝通效率低。

         

        這對夫婦竟然因為我的處理方式不是讓他們直接對話我擔任翻譯,而懷疑我沒有轉達全部的意思。我已經為他們盡心竭力辦好事情,都按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安排為他們爭取,但完事后看到他們又轉向別的中國人求助同樣的事情,讓他們再幫著辦一遍。我略有些生氣地說:“你們不信任我。我有什么動機故意騙你們?我免費幫你們,你們既然托我,就請信我。”

         

        你看,這就是他們要求的是“為他們做翻譯”而我理解的是“幫他們辦改簽”所造成的不快。我的處理方式其實完全繞過了翻譯職能,我在中國機場(都是中文不涉及語言問題)幫助沒坐過飛機沒有飛行常識的陌生人改簽也是用一樣的方法——先問明情況,代表他們去和柜臺溝通,然后把情況通報給他們??伤麄兤J為我應該做的是“翻譯”,完全不體諒我用不翻譯只轉達的處理方式為他們省了多少口舌和腦子,事后還怪我。

         

        唉,傷心事不提。我就是想說,讓我充當兩個語言不通的人之間的橋梁的時候,我不習慣用嚴格翻譯的方式,因為這相當于每句話別人說一遍我重復一遍,很抓狂的好不好!讓我翻譯,其實我都是在“加上自己理解和評論地轉述”。這樣的心態要我嚴格按要求做同傳也做不下去的。

         

        我父母都只懂一點英文,我有時候看英文書看到精彩處,會用中文或俄語講給他們聽;聽俄語解說有好笑的,會分享給老公;看中文書看到笑點,會用英語近似地分享給同事聽。這些都不是翻譯??缥幕涣魇呛芸鞓返捏w驗,但是過程必須是分享或傳達,絕非翻譯。

         

        不是在貶低翻譯這項事業,我只是說以我的親身經歷來看,上學時才開始學習外語的人把外語當作一種終生愛好、終生志業的大有人在,而把母語作為終生愛好、終生志業的反而不多。語言就是文化,一門外語就對應著一個異文化,一個大千世界,學外語往往永遠有提升的空間,本民族的語言往往因為太過熟悉而失去了神秘感和興趣?;煅獌和袃煞N以上母語,兩個很熟悉的國家,就失去了外語愛好者往往多年來堅持學習提高一種語言、向往了解這個異文化的動力,因為這兩種語言、兩個國家都不是“異文化”,沒有神秘感。

         

        不排除混血兒里也有真喜歡語言的,但我想不會太多,而且真喜歡語言的,估計直接去研究語言了,而不會選擇翻譯這個職業。為什么如此,請見我下面答問題 4 的部分。

         

        3)口譯材料的不同。小蘿莉的翻譯雖然流利,卻僅限于父母的日常對話,話題為她所熟悉,是否在面對專門的回憶場合時就無法做到同樣的發揮了?同理臨場能力也要計算在內?

         

        答:我覺得你這個猜想是 4 個猜想里唯一完全沒有道理的。不知道是不是我沒理解對。

         

        社會科學里懷疑“A 導致 B”必須要擴展成一個命題“A 的不同導致 B 的不同”,A 如果都沒有不同,無論如何不能說 A 導致 B。你的 A 是口譯材料,B 是當同傳的 likelihood。B 是不同的(假設混血兒的確成為同傳的更少),那么 A 有不同嗎?

         

        本土翻譯和混血兒在口譯材料上有區別嗎?可能有區別,但是你沒有說到真正的區別,就舉了小蘿莉一個例子。舉例需保證基本的可比性,話題熟悉度、專門知識、臨場能力上,請比較混血兒大學畢業生 vs 中國大學畢業生,有很大區別嗎?如果混血兒學的商科,商務翻譯經過簡單的訓練,你覺得專門知識和臨場能力弱于中國大學生嗎?我覺得至少沒有劣勢,還是我前面說的,混血兒在能力上,只有在本土特有的 connotation(意義)庫存上是劣勢的,其它方面能力上至少沒有劣勢,語言能力是輾壓式優勢,加總起來,能力是完全優勢的。阻止混血兒做這行的,不是能力,是動力。

         

        如果拿小蘿莉舉例子,就是在比較潛力,那么應該比混血小蘿莉 vs 中國小蘿莉在“不限于父母的日常對話,話題不熟悉,面對專門的回憶場合,需要臨場能力”情景中的發揮。很明顯中國小蘿莉也不會聽得懂專業場合對話,即使是用全中文的。也很難說中國小蘿莉就能聽著父母日常的中文對話同時像同傳一樣耳朵聽這一句嘴巴 paraphrase 上一句。我前面提到了,混血小蘿莉做的“同傳”不是聽譯,只是聽到意思后 paraphrase(因為兩個都是她的母語),基本可以等價于中國小蘿莉 paraphrase。這樣來比準確記憶能力、臨場能力等,混血兒應該和中國同齡人是一樣的,至少不存在劣勢。

         

        4)壓根就沒想過從事這一行業,或父母一般安排海外求學 + 就業或者干脆移民,自然不會想到要進行口譯訓練從事這個行業。

         

        答:這個答案是最重要的原因——壓根沒想過。我們為什么要想做同傳???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啊~~~~~~~~你告訴我個我們應該想做同傳的理由??!

         

        先來分析中國本土青年為什么想做同傳。

         

        中國本土的同傳人士,有一部分是真喜歡語言的,雖然口譯不過就是 paraphrase 把別人的話一遍,但因為涉及到一門“外語”,一種“異文化”,即使就是把同樣的意思再說一遍,經翻譯出來也是不同的東西,是自己的智力成果,又涉及異文化,不僅他們本人對此心存好奇、心存敬畏,外人看來他們也正在做著一項偉大的工作,讓兩種本來無法溝通的東西聯系起來了。他們會很有 motivation,很有成就感。

         

        混血兒里也有真喜歡語言的,但是他們會選擇以研究語言作為職業,而不是做口譯。因為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的標準,口譯對于“喜歡語言”的人來說只是一個近似的“喜歡做的事”,從事語言文化的研究,或者從事創作才是直接的。就是做翻譯也應該是文學筆譯。

         

        那么為什么中國本土的外語專業學生更愿意做同傳而不是搞文學筆譯呢?因為中國的現狀是做筆譯基本就是“窮一生”(原諒我說話直接,如果有從事筆譯的同學請不要見怪,而且相信你們私下里的自嘲或互嘲也不會少),而同傳卻是“金領”職業。同傳或口譯工作,雖然不直接是最喜歡做的事,但是距離自己的愛好(外國語言文化)很近,至少可以平時經常接觸外語和異文化,常常使用外語,外語的水平總會有提高。學一門外語包括學習一種異文化,博大精深,永遠有提升空間,是一項常常會有成就感的事,所以很多人即使沒有做同傳,也是終生的外語愛好者。很多“終生的外語愛好者”一直在努力提高聽說讀寫的外語水平,花許多年的時間來了解一個異文化,而這些不過是混血兒們小時候就習以為常的東西。但是我覺得這些“終生的外語愛好者”是幸福的。我認識很多這樣的人,他們都是幸福的。

         

        混血兒們因為沒有“外語”和異文化的神秘感,也就很難通過持續的學習外語和異文化來獲得成就感,所以缺乏“終生的外語愛好者”這種體驗,往往他們的興趣在其它方面。就算他們對語言文化感興趣,他們只接受做語言文化的研究,或者傳播類工作(NGO 一類)。中國的“終生的外語愛好者”往往能接受與外語有關的一切工作,甚至中學英語教員,覺得只要跟外語沾邊就有利于終生學習和提高。但是混血兒里對語言文化感興趣的肯定沒有什么“就是為提高語言,所以只要做了外語這一行,隨便做點什么都行”的想法。

         

        再談對語言文化談不上什么興趣的人。

         

        在中國有很多自己不算真喜歡語言,只沖著同傳的收入和地位去的。同傳收入之高就不說了,只說同傳和更一般意義上的口譯從業者的職業聲望,即受人尊敬的程度。當他們口齒清晰、彬彬有禮地翻譯出一些日常語句,別人不會覺得他們做的是細碎庸常如幫人傳個話的工作,自己外語不好或者不懂外語的人尤其會覺得這是高大上的職業,因為他們的翻譯聽得懂他們自己聽不懂的東西。所以在中國說自己是學外語的、做翻譯是件高大上的事,年長的人會覺得“喲,接待外國友人啦”。外語是典型的有技傍身,比那些沒有“學會一樣謀生的技藝”的工商管理、行政管理的畢業生受歡迎多了,在求職中、在擇偶時都會被認為很靠譜。同傳尤其是口譯從業者中的金字塔頂,是當代中國最黃金的職業之一。所以很多人想去做同傳,why not ?

         

        但是混血兒需要以做同傳來獲得收入和地位的優勢嗎?混血兒很少做同傳這個現象更多不是語言學的,而是社會學的。中國不是移民社會,所以有國際經驗的人往往是中上階層甚至上層,混血兒的階層優勢就會很明顯。我在香港、新加坡都住過,那些地方送外賣的小哥里,美越混血、美印混血一抓一大把。在美國,誰會管誰混血不混血,大家都是某種程度上的混血。這樣的移民社會里,有多語言多文化優勢的混血兒從事與翻譯有關的工作可能就會多一些(沒調查過,直覺)。

         

        在中國,混血兒是奢侈品人類,他們在中國的撫養成本是典型中國人的很多倍。他們家庭的收入和地位就不錯,這樣同傳帶來的收入和地位的誘惑就根本顯現不出來了。要比活得開心,比不上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比收入多地位高,比不上在中國的混血兒非常自然地就能做到的——剛成年甚至還沒成年就一頭扎進歐美社會,做一名專業人才,成為歐美中產社會的最普通一員。

         

        既然我們已經如此昂貴地長大,多數人做的都是自己喜歡做的事。想不管興趣只管掙更多錢的,可以去美國做 IT、金融、醫生、律師,這些都是高收入行業,是那些“不管興趣,我就要掙很多錢”一族的首選。這些是和同傳一樣枯燥的“體力活”,特別是金融,很多人視為天下第一苦力工種。說到底都是苦力,中國的這么多外語專業學生能夠忍受同傳的枯燥,要么是因為自己喜歡外語,要么是因為收入和地位的誘惑。而混血兒除少量喜歡語言文化的,很少有“喜歡外語”這種情結,加上對語言認為“都是一樣”,更容易覺得同傳枯燥,甚至有點傻;同傳的收入和地位,在自己家庭的收入和地位面前算不上什么大誘惑,而且歐美社會還有更大的誘惑——歐美擁有博士學位的人從事的職業,都是高收入高地位的行業。

         

        所以,中國外語專業學生想去做同傳,是因為喜歡外語的都想去做,不喜歡外語的也有很多想掙錢就去做的;混血兒之所以基本不做同傳,是因為混血兒里面喜歡語言文化的會去從事研究和 NGO,不喜歡語言文化的,直接去做他們喜歡的事,或者為掙錢而去美國做 IT、金融、醫生、律師??傊?,做同傳不在他們的考慮之中。

         

        首頁/關于華電/業界新聞/產品服務/業績展示/質量管理/翻譯技術/翻譯人才

        CONTACT US / 聯系我們
        重慶華電翻譯有限公司 聯系電話:023-6182-6907/8/9
        聯系地址:重慶市江北區紅石路5號 北部尚座A座21
        渝ICP備13000862號-1 渝公網安備13000862號-1

        企業分站:江北區/渝北區/九龍坡區

        少妇被粗大的猛进出69影院,永久免费AV无码网站YY,CHINESE国产HD中国熟女